您所在位置:首頁 生活 消費維權 正文

家政市場亂象:合同只是形式 多沒有健康證

字號: 2017-08-12 22:19 http://www.bakdcf.live 來源:齊魯網

核心提示:家政市場亂象:保姆現場“等活”多沒有健康證近日青島的張女士從家政公司雇傭了一個保姆,原本以為“健康”的保姆卻被檢查出患有梅毒和乙肝,而濟南的家政市場情況又如何呢?山東廣播電視臺生活頻道《生活幫》記者走訪了濟南的多所家政公司對此進行了調查。在濟南的各大街頭巷尾,家政中介有很多,然而大部分家政公司卻只是一個門頭,一個廣告牌,平時門都不開,基本通過電話來溝通。

家政市場亂象:保姆現場“等活” 多沒有健康證

近日青島的張女士從家政公司雇傭了一個保姆,原本以為“健康”的保姆卻被檢查出患有梅毒和乙肝,而濟南的家政市場情況又如何呢?山東廣播電視臺生活頻道《生活幫》記者走訪了濟南的多所家政公司對此進行了調查。

在濟南的各大街頭巷尾,家政中介有很多,然而大部分家政公司卻只是一個門頭,一個廣告牌,平時門都不開,基本通過電話來溝通。在調查走訪的11家家政中介公司中,只有三家開門營業,其余都是通過電話來聯系保姆上門面試。而在營業的中介公司,家政政服務人員都會直接坐在公司中“等活”。

潛在需求量巨大 保姆現場“等活”

記者以雇傭保姆為由來到一家名叫誠心家政的中介公司,正好碰上一位來找活的大姐。據這家中介的負責人李女士透露,現如今濟南對于保姆的需求量很大,自己全年無休,像這樣前來碰運氣等活的大有人在。為了盡快簽下保姆,李女士承諾,不用改日面試,半小時內就能把符合要求的保姆叫到現場。果真不出十五分鐘,一位王女士趕到了家政公司。

“我干了兩年,有經驗。”王女士告訴記者自己是這家中介的常駐會員,健康證就直接放在中介里,并且是今年剛辦的。“我今年剛辦的健康證,之前辦的就作廢了不用了。”

中介的負責人李女士拿出了保姆們押在自己公司的健康證,確實是今年剛剛申辦的,同時還出示了雇傭合同。“好比你給我交上500塊錢中介費,我們管你一年,如果她不干了,我們免費再給你找一個。”李女士強調,會對保姆們的身體健康一年一查,健康證也是統一管理,非常正規。

等活的保姆:我沒辦過健康證

隨后,記者又走訪了其他幾家家政中介公司。在一家名為泉和家政的中介公司里,一張桌子,一個沙發,幾把椅子,就是公司的全部家當,很多人在坐著等活。工作人員稱看上哪個,就可以現場簽合同,負責人更滿口承諾,表示這里的保姆都有健康證。然而,當記者逐一詢問等候的大姐時,許多人卻表示并沒有辦理健康證,“我健康證那個還沒辦。”一位大姐說。

眼看記者要走,幾位大姐又改口說自己有健康證,并拿出了幾張醫院的檢查單據。“這是醫院剛查的體,胸透的啊,就是檢查一下有沒有肺病。”

對于保姆的從業水平和素質,中介公司的負責人強調,健康證不是問題,可以隨時辦,最重要的是他們家的保姆經驗都很豐富,“如果產生糾紛了就扣她錢,罰她錢。”

中介:如果有糾紛 你只能報警

無論記者如何詢問,每個家政中介都一口咬定,稱保姆一定不會出問題。

中介公司負責人:“實在不行,就通過報警,你找他就行了,我們作為中介沒有這個權利,你只能去報警。”

由于每次給客戶介紹保姆都是中介通過個人情況予以推薦,保姆之間從業水平的高低就完全由家政公司自行考量。

濟南恒明家政楊先生稱:“普通的保姆就是干家務,不用培訓。”

200塊錢掛靠一年 約束力微乎其微

為了更深入了解濟南的家政市場,另一路記者以保姆的身份去各家政公司應聘。

濟南恒明家政楊先生說:“家政公司基本沒有固定的,我們給她安排一年的活,一年的費用是200塊錢。”

誠心家政公司李女士稱:“這些事是相互的,有的用戶有乙肝,保姆去他家一看吃的藥是治肝病的,接著人就走了。”

以200元一年的費用當做中介費,一個保姆阿姨可以供職于多家家政中介,這種松散的掛靠形式,幾乎是現今濟南家政市場的主要運作模式。而說起中介對于簽約保姆的約束力,幾乎是微乎其微。

誠心家政公司李女士說:“我給你說,家政這一塊流動性很大。”

濟南恒明家政楊先生稱:“我覺得家政這一塊,合同可能只是一個形式,家政公司,這還是得看人,家政公司大小沒有區別可以說。”

編后:

隨著經濟水平的提高,現如今家政市場活躍,越來越多的人需要雇傭保姆。在調查采訪中發現,濟南的家政服務人員繁多,幾乎是供不應求,然而統一培訓、持證上崗、監管能力等方面卻令人堪憂。在這里也提醒廣大市民,雇傭保姆的時候一定選擇正規的、大型的家政公司,否則出了問題,麻煩的是自己。

Tags:家政 健康證 保姆 公司 中介 市場 濟南 女士 合同 記者

責任編輯:雨過天晴

焦點圖片

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