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頁 健康 健康新聞 正文

與H7N9抗爭的82天:人類獲勝,病毒失敗

字號: 2017-08-12 21:52 http://www.bakdcf.live 來源:中國青年報

核心提示:原標題:與H7N9抗爭的82天在貴州省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ICU病房度過的82天里,62歲的李九林數次死里逃生。這是目前貴州省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患者中年齡最大、病情最重、并發癥最多、治療時間最長的一例。經過抗病毒治療,老李的體重由70公斤掉到40公斤。頭發一下子白透了,全身皮膚則變成黑灰色,身上慢慢脫掉一層皮,這個貴州農民,終獲重生。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副院長王達利祝賀患者臨床治愈。

原標題:與H7N9抗爭的82天

在貴州省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ICU病房度過的82天里,62歲的李九林數次死里逃生。這是目前貴州省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患者中年齡最大、病情最重、并發癥最多、治療時間最長的一例。經過抗病毒治療,老李的體重由70公斤掉到40公斤。頭發一下子白透了,全身皮膚則變成黑灰色,身上慢慢脫掉一層皮,這個貴州農民,終獲重生。

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副院長王達利祝賀患者臨床治愈。院方供圖

3月的一天,凌晨5點,他挑著4捆土煙,借助手電筒發出的微光,沿著漆黑蜿蜒的山路去趕集。這批土煙,是他今年種的質量最好的。在余慶縣的集市上,他的交易位置在活禽區里,他早已習慣了煙攤四周的雞叫聲以及刺鼻的腥臭味。不到7點,4捆土煙賣了423元。這是最近幾次趕集生意最好的一天。

回到家不久,他渾身哆嗦,圍了兩床被子,一個人在屋子里烤火,咳嗽加重。5天后,他被兒子以“重感冒”送進余慶縣人民醫院。連續4天,嘗試了多種抗生素,退燒無效。他站立困難,雙腿打晃,獨自上廁所也變得困難。他不停地咳嗽,淡紅色的血痰被裝在一個礦泉水瓶里,上面泛起一層泡泡。

發病9天后,老李被確診感染了H7N9病毒。截至6月31日,貴州省累計報告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15例,治愈8例,死亡7例,死亡率46.7%。

3月15日晚上8點,傅小云博士接到遵義市衛計委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確認是H7N9”,他立即打電話給余慶縣人民醫院ICU的醫生,“趕緊進行血液凈化”。他起身拿起搭在書房座椅后背的灰色沖鋒衣就往門外跑,此刻遵義市瓢潑大雨。

搶救H7N9病人就是跟時間賽跑。李九林躺在病床上,他的肺就要被H7N9攻陷,嘴唇發紫。

危急!“咕嚕咕嚕”,聽診器里傳來宛如熱水燒開的聲音,傅小云取下聽診器, “這是極為嚴重的肺水腫表現”。

滴、滴、滴,呼吸機給氧量達到了最大值。嘴唇干裂發紫的情況并沒緩解。H7N9病毒對老李的雙肺進行了猛烈的攻擊。X光片顯示,他左肺三分之二以上的部分變成了白色,而正常的雙肺在X光片上呈現黑色。

老李隨時都會失去生命。轉院!只要轉院就有一線希望!從170公里外的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趕來的醫生們決定,等待最佳時機,連夜轉院。

早上5點35分,老李被送進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ICU第二區,穿好隔離服的護士醫生已在病房門口等待。與H7N9搏斗,一場戰役才剛剛開始。

李九林的病房實行24小時值守制度。每班有4個醫護人員,每4個小時輪換一次。穿著厚厚的隔離服,4個小時是值班醫護人員身體能承受的上限,有人因為悶熱缺氧昏倒,還有人穿著成人紙尿褲來值班。因為人手有限,遵義市衛計委從各縣區人民醫院協調了醫生護士參與。

心電監護儀發出報警聲,滴——滴——滴,持續亮起黃燈、紅燈,紅色、黃色、綠色的線條在屏幕上扭動。穿著隔離服的醫生護士忙著搶救,屏幕顯示氧合80mmHg!心率173次/分鐘!高壓80!低壓59!

一切都失常!

10多名醫生正在會診。醫生梅鴻發現,病人肺泡表皮毛細血管損傷,形成一層透明膜,兜著大量肺水。嘴唇干裂發紫,他的呼吸正在衰竭。

“馬上做氣管切管手術。”

墊起雙肩,老李的頸部中間位置,被劃開一個2厘米長的口子,穿刺針在氣管中探路,氣泡溢出,放入一根導絲,拔針,擴開氣管切口,置入一根透明套管,一端連著呼吸機。呼吸機的參數調到了最大值,給氧量達到100%。

肺部壓力減輕,再減輕,但老李的痛苦并沒有減輕。淡紅色的血性痰從一條塑料管中引入到一個透明玻璃瓶中。很快,瓶子變成了淡粉色。每隔兩個小時甚至更短時間,護士就要清理一下瓶子。

醫生觀察到,病人沒有一點尿,這意味著腎在衰竭。醫生迅速推來一個半人高的機器,血液通過這個機器過濾凈化,心臟負荷稍微減輕。

病毒不僅要吞掉老李的肺,還延伸到他身體的其他器官,肝臟、心臟、大腦。緊接著,急性右心衰!每一個衰竭的器官功能都被機器替代。鼻腸管、胃管、尿管……他身上的管子增加到了10根。

重癥醫學科二病區主任陳淼皺眉,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MODS)病死率高達67%,4個以上器官受損時,死亡率幾乎是100%。老李命懸一線。醫生再次下達病危通知書。

“決不放棄,我們得拼命往前走。”

老李的女兒在病房外,已經焦急等待了十幾天,她3年沒有見過父親了。這次恐怕連父親最后一面也見不到了。她跑到醫院大廳的花園,一個人哭了半小時,然后拿起手機,給親人打電話,開始做后事準備。在浙江打工的家人紛紛趕回來,希望跟老李見最后一面。

老李的情況惡化了,又一個嚴重的并發癥出現。他的雙腿很快出現血斑,醫生判斷,凝血出現問題。

“乳酸上升了不少,但血紅蛋白下降那么多,是不是哪里有看不見的出血。”

“可能。”

“似乎腹腔出血了,顏色不算淡。”

腹腔大出血。病人肚子隆起了一個水球,像懷孕5個月的孕婦。

抽血!抽血!抽血!醫師進行腹腔穿刺,吸出了大量的血。最大時出血量每小時2000ml,這相當于一個70公斤病人總血量的三分之一。

止血!止血!止血!血漿、凝血因子、免疫球蛋白,一袋袋血制品被輸入老李體內。

專家們第一次遇到H7N9病人出現腹腔大出血,查閱資料,與國內同行交流,都沒有發現類似案例,闖關再次受挫。“讓人匪夷所思的并發癥”。

老李的肺在出血,黏膜、眼眶、皮膚、口腔都在出血,這個現象被人們俗稱為“七竅出血”。

醫生李康描述當時的緊急情況,“就好像我有5個瓶子,卻只有4個瓶蓋。”

陳淼后來回憶,老李有69天都在輸血和輸血制品,“他身體里的血,已經換過很多回了。”

通過微信賬號“白衣戰士1”和“白衣戰士2”,ICU病房里的護士醫生與病房外的專家隨時交流,在一個H7N9臨床組工作群,人員很快增加到67人。即使在晚上,微信群里關于救治的討論也從沒間斷過。

老李的胃腸道也淤血了,無法進食,先靠腸外營養。醫生介紹,腸外營養有很多禁忌癥,每天給予的量要把控得特別好。如果過多會導致肝細胞的帶傷受損,甚至導致肝衰。

氣管被切開以后,老李不能說話。為了跟他交流,舒緩他的情緒,醫生們拿來專門的小黑板,上面標有各種表情。老李通過點頭或者搖頭來選擇,醫生根據不同的表情評定他的疼痛程度。

15天過去了,老李的抗病毒治療依然沒有成功,很多病人的化驗報告,在一周左右就轉陰了。

抗病毒藥物并沒有起到明顯的效果,醫生們決定試一試藥品霧化處理,盡管這一治療方式,在業界還沒有形成共識。固體的抗病毒藥霧化成白色的氣體進入到老李的肺部。對準“H7N9”這個靶點,精準射擊。

一次,兩次,三次,真的開始有效果了。經過24天搶救以及抗病毒治療后,病毒核酸檢驗結果顯示陰性。

人類獲勝,病毒失敗。

“慶祝期盼已久的消息。” “終于陰性了。” “好激動喲。”“努力就有回報。”“太棒了。”在H7N9臨床組的微信群里,醫生們第一次松了口氣。

對于渾身上下插了10根管子的老李來說,需要6個醫生護士一起,才能幫助他翻身進行俯臥位治療。病毒被擊敗了,但它留下的慘烈的戰場還得一點點收拾,危險還在繼續。

1個多月后,老李拔掉氣管插管,第一次吃上了面條。護士給他刮了胡子,還推著他去外面透風。在康復的日子,有人來看望他,他對著他們雙手豎起了大拇指。這點贊既是為慶祝自己大病初愈,也是給參與救治的120名醫生護士。

在父親出院后,老李的兒子寫了4封感謝信,分別給遵義市政府、遵義市衛計委、余慶縣政府、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以及所有參與搶救的醫生護士。

“一個農民家庭,面對這么高昂的治療費用,再怎么也是負擔不起的。”老李的兒子估計,醫療費大約要上百萬元,但兩個多月來醫院沒讓他們交過一分錢。為了救治一個患有重癥感染的普通老百姓,政府和醫院的努力讓他們非常感動。

在82天的住院記錄里,有44次輸血記錄,12次全院疑難病例討論,6次會診,會診涉及醫務處、護理部、設備處、后勤處、呼吸一科、重癥醫學科、院感管理科、信息科、輸血科、藥劑科、預防保健科等多個科室。很多藥品和血制品,是醫院專門開通了綠色通道才及時拿到。

有人問,為了一個病人,使用這么多的醫療資源值得嗎?

“只要活過來就是有價值的。救人是醫生的天職。”主治醫生梅鴻表示,過半年還要再去追訪,看病人的恢復情況。“希望我們的治療經驗能夠給同行更多的借鑒,如果遇到這種患者的話,信心也會更強烈。”梅鴻說。

執筆:劉春媛 文稿編輯:蔣韡薇

(李曉蕾對本文亦有貢獻)

Tags:老李 醫生 病毒 一個 病人 護士 82天 治療 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 沒有

責任編輯:雨過天晴

焦點圖片

排行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