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頁 教育 教育新聞 正文

析“有毒跑道”事件持續發酵:監管缺位或是禍根

字號: 2015-10-30 00:19 http://www.bakdcf.live 來源:中國教育報

核心提示:”  低價中標也讓塑膠跑道行業大打價格戰以爭奪市場,對于這一做法,山東某塑膠生產廠家負責人潘朝陽深感憂慮。

薛紅偉 繪

持續炒作一段時間的“有毒跑道”事件目前仍在各地發酵。塑膠跑道作為全世界最高規格運動會——奧運會的“標配”,在技術上已然非常成熟、安全性也毋庸置疑,但為何這種重大體育盛事中的“標配”產品在校園中屢屢出現問題呢?

有關專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中間存在著多方責任人。“不能把板子全打到施工單位身上,‘有毒跑道’其實涉及投資方、施工方、監理方、設計方、檢測方、驗收方等多個當事方。”專家認為,在眾多環節中,只要有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就可能導致“有毒跑道”的產生。

入門環節:低價中標 “蘿卜”換“人參”

相關專家與企業負責人都不約而同地指出,當前,在我國普遍存在的“低價中標”導向是極其錯誤的。在招標過程中,業主、招標單位包括預算單位不了解相關行業,盲目造低價,而廠家為了中標,也只能報低價。

北京體育大學博士、《運動》雜志主編梁林曾經驗收過近千片的塑膠場地,深諳其中的“貓膩”,“企業中標之后,為了保證利潤,只能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用‘蘿卜’換‘人參’,質量自然就無法保證。”

據廣東一家專門從事招投標的公司負責人楊軍介紹,當塑膠跑道作為一個貨物進行招標時,國內一般采用公開招標和競爭性談判兩種方式,評審的方式一般采用綜合評分,分為:商務30分、技術40分、價格30分,綜合分數最高者中標。

然而,在看似科學合理的綜合評分機制背后,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監管漏洞。

楊軍說:“其實招標可操作的范圍極大,只要商家打通業主環節,拿到最高分就不是問題。一方面,業主可以打著開放競爭的旗號,放低準入門檻,使低質產品獲得參與競爭的資格;另一方面,客戶可以為自己想要的產品量身定制招標細節。如在商務和技術評分部分,把低質產品不占優勢的細項分數降低,占優勢的細項分數拉高,再加上低質產品報價低,報得最低價可得滿分30分,綜合下來,自然比價格高的質優產品綜合分數高。這樣,即便嚴格按照招標文件中的評審細則來評標,低劣產品也能中標。”

低價中標也讓塑膠跑道行業大打價格戰以爭奪市場,對于這一做法,山東某塑膠生產廠家負責人潘朝陽深感憂慮。他認為,目前我國塑膠的價格已經低得不能再低。“正常情況下,透氣型塑膠的市場價格應在每平方米140元以上,混合型和復合型的一般在200元左右,最低不能低于180元,而一些企業卻能給出透氣型每平方米70元、混合型每平方米130元的超低價格,相當于減少了一半。如此違背市場規律的低價如何能保證產品質量?”

據了解,2014年年底,國家住建部取消了體育場地設施工程專業承包企業資質等級標準之后,相關領域迎來了“零門檻”時代。塑膠材料生產廠家和工程商魚龍混雜,“什么人都可以承包和建設體育場地設施工程,就連房地產商都進來了,只要有能耐中標,誰都可以做場地。這也是為什么會出現那么多問題跑道的主要原因。”北京某公司負責人王非對此憤憤不平。

中間環節:監理“監而不理”

監理往往是一項工程施工過程中的重要一環,承擔著監督工程質量的重要職責。

就塑膠場地施工過程來說,首先,中標文件中都會標明各種原材料的配比數量,監理要現場察看各種原材料數量是否足夠、配比是否合適。施工完成后,監理應在現場取樣或邀請專業單位現場取樣,進行樣本檢測。

而現實中,絕大多數監理方缺乏相關專業知識,監理只是走過場。據了解,目前我國專業做體育監理的只有兩家公司,面對龐大的體育場地市場根本就管不過來。有關專家希望,客戶自己也能夠多學習、多了解、多咨詢,以此來督促監理方。

校園塑膠跑道建設一般都是“交鑰匙”工程,完全把作為使用者的學校排除在外,一旦監理不專業或不作為很容易造成質量問題。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體育系體育場館規劃設計研究所所長王德煒對此支招:“施工完成后,教育部門進行結算前,可以給予學校一定的監督權限和職責,在學校認可了場地質量之后,再進入結算程序。”

出門環節:從“貍貓換太子”到“太子換貍貓”

從投標到施工,再到最后檢測完成、產品出門,塑膠跑道經歷了從“貍貓換太子”到“太子換貍貓”的過程。

在招標現場,各企業都會報送塑膠樣塊,這些樣塊大多是在實驗室中精心制作,從物理性能到化學指標都沒有問題,質量較高,而實際施工中的產品質量常常遠不及樣塊質量。在施工結束之后,正常的程序是由監理方向專業檢測單位提供現場采集的樣品,或由檢測方進行現場采樣來檢測產品是否合格,但實際情況并非如此。“往往是施工單位自己拿樣本送去檢測,但99%送檢樣品都不是現場真實產品,而檢測機構也只對送樣負責。”梁林對此十分氣憤,“這種‘自己檢查自己’的方式根本起不到檢測產品真實質量的效果。”

更讓梁林生氣的是,一些質檢機構與企業沆瀣一氣,出示假的合格檢測證明。一些小型檢測機構為了生存,只檢測部分指標,并且只給出合格指標,客戶不了解相關內容,看到報告中所出示的各項指標都合格就以為沒問題,殊不知許多不合格的指標并沒有給出檢測報告。

全國體育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設施設備分技術委員會秘書長劉海鵬認為,目前我國塑膠跑道的問題,不只是有毒、有氣味的問題,還存在表面過硬、厚度過薄、布局不符合規范等多方面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劉海鵬認為,首先要規范招標機制,制定合理的競標采購價格,采購環保無毒的塑膠產品原材料及輔料;其次建設方、監理方應加強對施工現場監督與管理,科學施工;再其次,要完善竣工驗收程序,盡快建立第三方為主體的檢測評價體系和機制。

王德煒提出,應發揮社會培訓力量及高校的教育資源優勢,加快對體育場館建設領域的專業培訓,使體育場館建設方了解該怎樣建設體育設施,知道怎樣才能建設好學校的體育場地。

【觀點】

何不讓家長教師參與監管

■胡欣紅

早在2003年,關于塑膠跑道的安全性問題就曾有過一波爭論。北京市政府為此專門責成相關部門集合各方專家,對塑膠跑道進行了長達兩年的研究,最后得出了合格的塑膠跑道“基本無害”的結論,認為塑膠操場相比于土質操場和水泥操場,具有明顯的優勢。

但是,“塑膠跑道基本無害”是建立在塑膠跑道質量可靠這一基礎之上的。也就是說,鋪設塑膠跑道一定要“嚴把材質關、施工關和檢測關”。然而,現實中卻出現了三關不同程度失守的尷尬局面。

要想有效破除監管失位的尷尬現狀,最簡便有效的方式便是讓關乎切身利益的家長參與修建塑膠跑道的決策與監督過程。事關孩子的身心健康,無論是積極性還是公正性,家長絕對超過任何監督力量。至于專業性方面可能出現的缺失,則完全可以尋找專業機構來解決。更何況,判定跑道是否有毒,并不見得非要依賴專業的檢測。據專家介紹,最簡單的鑒別方法就是一周后是否仍有明顯異味。也就是說,只要鼻子由良心主導,便足以解決基本的鑒定檢測問題。

讓家長或體育教師參與決策與監管,不失為一個既簡便又省錢的方式,因為他們在關乎孩子和自身健康的大事上,決不會掉以輕心。

(作者系蒲公英評論特約評論員)■記者 李小偉 實習生 孟萌萌

Tags:跑道 塑膠 檢測 缺位 產品

責任編輯:雨過天晴

焦點圖片

排行榜

?